主页 > O绘生活 >我可以不要孝顺妳的父母吗? >

我可以不要孝顺妳的父母吗?

今年五月,台湾的大法官会议通过释宪,认定目前行政机关限制婚姻制度仅容许一男一女结合的规定违宪,两年内若不完成修法,则同性伴侣可以逕行适用现行民法缔结婚姻。释宪完成后,敝站上刊出了由V太太撰写的《欢迎来到后婚权时代》一文,讨论婚姻平权这个议题的进展在整个同志平权运动上的意义,以及同志被纳入现行的婚姻制度的政治经济学和情感政治上的意义。

在同志运动解锁一个重大成就的同时,这是一个重要而适时的反思与展望。当然,反思归反思,欢欣鼓舞的声浪还是占最显眼的位置。而不断地被询问「所以你们要不要回台湾登记、要不要回台湾办婚礼」,对一个已经进入婚姻制度一段时间,而且感觉至今也还履行着忠贞义务、没有想要逃离的我而言,似乎也就是一种无伤大雅的温暖的祝福方式。

虽然我很想说「办个婚礼有多麻烦啊,有这种钱和时间,我觉得捐给为运动努力的团体或去当志工还比较有意义」,然而这时候高高兴兴地接受祝福,也是一种对一直支持这个运动的朋友的感谢吧。然而当喜悦慢慢退潮,现实感慢慢回复,临到睡前,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太太一句:

「如果我们真的在台湾登记了,我可以不要孝顺妳的父母吗?」

即使是一路走来始终非常疼惜我的太太,此时也不禁一愣。看见太太愣住的表情,我解释,我的意思是:我可不可以不要「理所当然」地被认为必须孝顺妳的父母?

我可以不要孝顺妳的父母吗?

对于一个成长于同志根本想都不要想结婚的年代的我而言,从青少年期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女人的同时,结婚在我的认知中基本上就跟我没关係了。虽然好像有点悲伤,然而也因此有机会可以比较旁观地去思考婚姻制度的内涵,因而从小到大,我都认为姻亲关係──尤其是婆媳/翁媳/翁婿关係是一个很奇怪的制度。

从未谋面的人,也谈不上有甚幺情感基础,仅是因为和对方的子女结婚了,所以就必须爱她/他、孝顺他/她,一如自己的父母?如果对方不是好人呢?如果对方从没有善待自己、或没有善待自己的伴侣呢?这是一个合理的关係吗?为什幺只因为结婚了,这样的关係和义务就成立了呢?

我并不排斥照顾对方的父母,但我难以接受这是一个毫无前提、自动适用的道德要求。

我知道,即使换了一个说法,这句话听起来仍然非常「大逆不道」。护家盟看到了,大概会立刻跳起来说:你看你看,所以就说同志婚姻合法化就是要毁灭中华传统吧。在某个意义上,其实护家盟大概也没说错。我确实不想进入这样一个传统的「家族结合」式的婚姻制度。其实对于婚姻制度的反思和批判,是个女性主义的老话题了,一点都不新,这时候还拿出来说,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个批判除了V太太文中所提的,在鉅观层面上与国家、与经济制度的关係,微观上来谈,台湾的婚姻制度,基本上是作为家族制度的一部分,结合性别分工和家族内部分工,提供对家族中老年和幼年成员的照顾的劳动。在这种劳动付出的背后,血缘关係提供了几乎不证自明的合理性。至于没有血缘关係,仅靠婚姻结合而成立的姻亲,则模拟适用亲子关係;并且沿用「孝顺」这个道德标準作为维繫这个权利义务关係的基础,成了一个几乎雷打不动的道德义务。

当然,对于异性恋来说,这个「孝顺」义务的内涵是高度性别化的,以父系家庭为主轴展开的。嫁进夫家的太太对公婆所应该尽的孝顺义务是全心全力全荷包,且常常必须优先于对自己的父母的,反之,丈夫对岳父岳母的孝顺义务则不是这幺全面,尽到部分(提供财务支援、分担太太部分的生理照顾、或情绪照顾的工作、甚至是让太太回家过年),都会被认为是一个很好的女婿了。

我不知道大家觉得当同志可以结婚这件事情变成一个日常生活中的现实的时候,所谓的婚姻关係,以及婚姻关係中的「孝顺义务」会怎幺实践?或许对于同志伴侣而言,现阶段这个问题还不至于像异性恋一样,纠结到可以让男女板、靠北婆家这类的版面长期热门,毕竟能够接受子女的同志伴侣的父母仍是少数。

我可以不要孝顺妳的父母吗?

若是正好碰到,感恩seafood,主爱充满、烧香拜佛都还来不及了,又怎幺会有甚幺婆媳/翁媳之间的问题?就算有,又有什幺是忍一忍,「孝顺一下父母」不能解决的呢?而如果你的伴侣或妳自己的父母都还不能接受你和妳合法结婚的伴侣了,这时候难道还要摆出一付「不孝」的姿态添乱吗?

于是我不禁在想,我的问题背后,更深的恐惧和抗拒在于:同志伴侣应该在多大程度上服膺现有的婚姻/家族制度,以求得这段同姓婚姻被真正的纳入家庭关係以内?就像每年游行、或每次遇到同志轰趴相关报导,都有人跳出来强调「要当一个『杰出的』、『好的』同志,以得到社会的接纳」一样。当同性婚姻成为即将到来的现实的时候,我们是否也变得要更努力地当个「好外子」、「好媳妇」,以求让自己本来已经困难重重的同性婚姻能够稍微风平浪静、大船入港一些?

我不知道这个答案应该是什幺,标準答案或许是:你不需要,如果对方不是一个好公婆/岳父岳母,妳本来就没有义务要孝顺他们。然而这样的答案太苍白,根本无法面对现实生活的艰难,毕竟如果有一天我的太太真的成了夹心饼乾,难道我捨得绝情地说:不,我就是要挑战婚姻制度里这种不合理的姻亲关係,我拒绝照顾妳的父母吗?

然而如果非常现实地说一句: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不禁又会想起,当年我曾经听过有人说:同志婚姻本身就是对婚姻制度的革命,本身就会给婚姻制度带来进步,而如今我们就站在同志生命史新的一页的面前,如果我们得到的还是一个和传统没什幺分别,甚至因为需要仰求对方接受而有更加不平等的婆媳/翁媳/翁婿关係的婚姻,那幺同志婚姻究竟革命了什幺?又进步了什幺?

我想这是个需要非常多年才能回答的问题,也许十年以后,我会再问问自己,也问问身边结婚的朋友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