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惠生活 >萧敬腾浪子回头 只想唱歌给你听 >

萧敬腾浪子回头 只想唱歌给你听

萧敬腾浪子回头 只想唱歌给你听

萧敬腾出道时才20岁,当全世界所有和他年龄相近的年轻人还在为爱情、为课业、为茫然的未来苦恼时,他已稳稳地站在自己想要的舞台,有人说他是天生巨星,可对他而言,自己不过是坚持目标罢了。

此次随着新专辑回归,行事作风仍不改初衷,什幺歌王头衔都不重要,做音乐没有什幺包袱,真的,就只是想唱歌给你听,如此而已。

萧敬腾可说是台湾这个世代流行音乐史中最传奇的一页,遑论那浪子回头、迷途知返的故事,和那平地一声雷的崛起姿态。这些年,他除了持续缔造自己的音乐成就,也不断致力于各项公益,但我们鲜少看到关于萧敬腾的善举新闻,等传到大家耳目时往往都是早些日子的事了,毕竟对他来说,坐而言不如起而行,靠新闻炒作更非他本意,这样的隐士个性似乎与娱乐圈格格不入,萧敬腾的存在对于台湾媒体生态宛如异类,演艺圈想要消费他?对不起,请照着老萧的步调走!当初在选秀节目一战成名时有人眼红亏他是口水歌手,孰不知他的创作实力和他的歌声一样惊为天人;当你以为他只专注于音乐时,回过头来他已拍了部电影,你以为演员身份只是玩票?他还抱回了最佳新演员奖(香港金像奖)给你看,一回头又是继续埋首音乐,接着登上中国春晚、香港红勘,光是小巨蛋演唱会就办了三次,让人看不见他的极限。

只因萧敬腾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大家觉得昔日的省话一哥好像变得比较开朗了,其实他没变,忠于自己才是他的本质。镜头前的他,眼神十分锐利,静静地依照摄影师的指示摆姿势,他虽然话不多,很安静,但一开口就是重点,你问他的每一件事,他会很认真地在脑海中思考,再轻声细语地回答,答案清楚明了、非黑即白,如同唱歌时的他一样,不啰嗦,一开口,全世界都会安静专注地聆听着。

因此,像他这样的一位唱作歌手,我们旁人为他下再多的注解也都是枉然,关于最近发行的新专辑,不如让他自己说,正如他的歌声一样,由他亲口告诉我们,比任何加油添醋都要来得更具信念与说服力。

萧敬腾浪子回头 只想唱歌给你听

隽永的流行

经历上一张《以爱之名》后,我开始思索新的方向,这次的音乐性节奏感都比之前要强,在律动感上也比较突出,有别于以往,希望做到最能代表「萧敬腾」这个人的音乐本质。以往的专辑中,每首歌都会要把它做很满,首首都要是主打,这样太硬了,新专辑《The Song》的概念就是希望回归做音乐的初衷,让大家听得舒服,专辑里每一首歌都有自己的位置,从开场曲到最后一首歌都有它的重要意义,对我来说,许多歌曲是献给听众朋友的。

这次专辑製作,完全就是由我来掌控,连MV构想都是由我来策划,当然,会和唱片公司跟製作团队去开会讨论,但整体的大方向就是以我为主,这是一张百分之百的萧敬腾专辑。

因为Bon Jovi,我开始听摇滚、开始打鼓,算是我正式与音乐坦承相见的开始,但我从小就在听麦可杰克森(Michael Jackson)、听张学友,前者是地球的流行乐之王、后者是九○年代以后华语乐坛最重要的一位歌手,我喜欢的东西就跟大多数人一样,流行没什幺不好,隽永的流行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偏偏所谓的隽永,在这个时代越来越少。

萧敬腾浪子回头 只想唱歌给你听

100%的自我

我是个很「透明」的人,有很多人说我很难看穿,其实我也只不过是某个当下没有什幺特别的念头而已,你在舞台上看到的我,其实跟私底下的我没有两样,我会因为音乐而兴奋、激动,舞台上唱歌时是如此,自己关起门来听音乐的时候亦然,追根究柢就只是喜欢音乐,我很清楚音乐能带给我何种状态,我在唱歌的时候,我需要做到能够掌控全局,这是我的表演方式。

但我也演戏,拍戏的时候,自己当然不能全盘操演,但能够跟导演、剧组、以及其他演员合作,是很开心的事情,好像大家一起在创作一个故事,虽然在过程中,我不见得能知道这个故事最后到了观众眼中会变成什幺样子,但是这整个过程是很好玩的。我喜欢表演,而我也很清楚自己不同角色的每个位置,无论面临什幺处境,我都是做我自己,无须掩饰。即将上映的电影《大宅们》里,我饰演一位宅男,某些心境其实和现实中的我有点雷同,对于这个角色,我只要保持自然就好,不会有太多压力,包含票房。

不管做什幺事,成绩一直都不是我该困惑的事,好比做音乐,就是自己要开心,毕竟市场结构本身就不是说很好了,又何必让自己做得不悦?说真的,我对销售啦排行啦一直不是很在意,过程中我知道我有做到我要的结果就好了。我第一首公开创作是和哥哥合作的〈海芋恋〉,当初写这首歌是为了参加海芋节花季主题曲徵选,后来没得奖,但也没关係,我并不会说特别失落或什幺的。头几张专辑,自己的创作收录不多,唱片公司也没有特别宣传,当然也就没什幺回馈,我也不会特别沮丧,只要是我会去唱的歌都是我所喜爱的,否则我也不愿去唱,不管是自己写的歌或是别人为我写的歌,我都会做好準备,让自己可以将这个作品诠释到最好的位置。

当然,有时候唱自己的创作多多少少会比较自在一点,我习惯用钢琴写歌,偶尔也用其它乐器,大部分的歌曲都在Demo阶段就已经想好编曲架构了,不过很多都会再改,可能几年前写好的歌现在拿出来用,想法也会不一样,随着时间跟心境的变动,对于编曲的需求也会有所不同,但对于结果走向大致上来说不会差异太大,我一直是个很清楚自己要什幺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